我喜欢的基金经理走了,我现在一脸懵逼

今年以来(截止6月26日),已经有75家公司的128位基金经理卸任且不再管理任何基金,其中不乏一些重磅人物。

我自己买的基金当中,过去一个月就走了三位基金经理,导致我现在也一脸懵逼中,逼得我不得不分析分析这个基金行业20年难破的BUG。

明星出走潮再起

下表展示了今年以来离职或离任的重要基金经理,仍管理其他产品的多半为公司内部调整,而卸任所有产品大概率是要离职了。

无论如何,这些基金经理的粉丝众多,相关产品持有人都需要密切跟踪观察,基金公司也有必要和投资者加强沟通交流。

东方红的核心人物林鹏离职,是继开创者陈光明率众出走后的第二次重大变故。最近一两年,东方红的业绩并不算突出。作为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的布道者,东方红这两年在营销推广和投资者教育上明显比前几年要重视,也形成了自己的粉丝群体(私域流量很重要)。如果你认可他们的理念,那就不妨多给一点时间,毕竟排行榜上的收益不是你的收益,赚到口袋里的才是你的收益。只是林鹏走了之后,权益部分还没有找到真正的扛旗者。而固收部分有饶刚在应该暂时不用担心。

富国于洋的离职是最近动静比较大的,毕竟他管理了市场上最知名的几个医药基金之一,持有人的数量非常非常多,现在大家都有点懵逼,到底走还是留。于洋曾经在某某生物事件时发表了一些市场观点,引起基民的口水战,但后来的事实证明,他当时对医药行业的理性分析是正确的,也再一次证明普通投资者不要用业余爱好去挑战专业人士吃饭的本领。由于医药行情非常火爆,不亚于去年的科技,医药基金的市场关注度高,竞争也很激烈,他走了之后继任者水平如何,能不能继续管好,也是投资者十分关心的问题。

中欧几位少壮派的出走,让人又惊讶又可惜。这几位基金经理都是我长期关注的,是未来有可能成为大牛的潜力股,以前多次推荐过,也在我的组合池子中。刘晨是科技类基金经理中的佼佼者,刘波则是可转债基金中的希望之星,早年跟长信的李小羽老师合作,来中欧一手把中欧可转债带到同类型第一,而于浩成也是一位有黑马潜质的基金经理,先进制造行业是除了医药、消费和科技之外第四条最好的赛道。2013年窦玉明从富国来到中欧大刀阔斧搞改革,吸引了陆文俊、周蔚文、曹名长等各家大公司的投资总监前来会师,让中欧权益投资的名声享誉市场。刚培养起来的黑马同一时间离开,投资者又要苦恼一阵子了。

接下来是几位老兵的离开,新华崔建波的离职,宣告新华基金“四杰”的正式落幕,当年王卫东、崔建波、周永胜、曹名长齐聚新华,也曾叱咤风云横扫众神。相比较而言,崔建波是坚守时间最长,最晚离开的一位。

富国天益基金经理变动_001349富国改革动力_富国改革动力基金经理

农银的付娟卸任了所有基金的职务,其实去年底就基本把开放式基金都交了出去,直到今年6月份才最后交出最后一只封闭式基金。付娟当年的农银中小盘和农银消费主题都是中小创时代最猛的基金之一。农银的权益投资基本要交棒给张峰、赵伟等新生代人物了。

另一位变动的老将是中银基金的陈军,2006年他和孙庆瑞一起开始管理中银收益这只神基,创造了将近14年年化15%的佳绩,重要的是回撤控制做的相当牛逼。孙庆瑞13年离开去高毅成为主将之一,陈军在中银干到副总直到今年离开去了东吴基金当常务副总。东吴基金一直不温不火,长江证券前总裁邓晖来了以后吸引了很多业内老将。

易方达、景顺和南方等基金都出现了知名基金经理的调防。易方达动作最大,陈皓和萧楠都卸任了一只基金,这不难理解,毕竟他们今年都发行了爆款的新基金,精力有限。固收这边比较有名的张清华(图中漏了)、张雅君由于挂的产品太多,也做了一些列调整。另外景顺的杨锐文,南方的茅炜,也都卸任了一些基金,大概率也是因为发行了爆款的新产品。原产品的持有人可以关注是否跟着进行调整。

公告里面看门道

如果基金经理离任只是工作调动,基金公司通常会强调“该基金经理仍旧管理其他基金”,比如下图:

如果基金经理同一时间卸任所有基金,那么很有可能是因为要离职。例如上图中的林鹏、于洋、崔建波。

另外如果一位基金经理所管理的所有基金同时或相继增聘基金经理,那未来离职也基本是没跑的,投资者要小心了。一般而言,从增聘到离任的时间差,短则一两天,长则好几个月,取决于基金经理本人和公司的协商情况。一般而言,基金经理跳槽到另一家公司,半年之内是不允许管理新产品的自然也不会挂名,这时候他最多只能以“顾问”的形式进行投资操作。

增聘公告到离任公告的时间间隔

N年之约谁共赴

这轮离职潮中引起人们诟病的一件事是:和投资者说好了要共赴N年之约的基金经理落跑了,而基金还是封闭的没法赎回,基民自然很生气。

有种“说好一起到白头,你却偷偷焗了油”的感觉。我们把两年以上封闭期的基金找出来,看看有哪些今年离职的。

其中东方红的林鹏和农银的付娟是两位比较有名的基金经理,而离职时产品的封闭期都还一半都不到。尤其是林鹏,当年的共赴五年之约一度刷屏全市场,这才一年半。。。

另外几个主要是养老基金,对市场的影响并不大。

从之前的重要基金经理离任表也能看出来,很多基金他们管理的时间都不到两年,富国于洋今年4月份还发行了新基金,6月份就离开了,当然,新基金发行时他带上了继任者的名字一起管理,估计当时就有交接的意思了。

这里再次划重点:老司机带新人共同发行新基金有几种可能?

(1)给新人站台,市场考量,主要新人来管;

(2)带新人混履历,公司安排,主要自己来管;

富国改革动力基金经理_001349富国改革动力_富国天益基金经理变动

(3)真正带新人,梯队培养+能力补齐,两个人一起管;

以后遇到双基金经理的新发产品,投资者也要问问清楚。

BUG永远修不好

给大看一个偏股基金历年冠军榜:

在2015年之前所有拿过冠军基金的牛人当中,只有景顺的余广和工银的王君正、鄢耀在任职。考虑到工银金融地产是一直行业主题基金,其实纯主动管理的产品中,只有余广还在。

其他的人,要么干私募了、要么着火了,要么退隐江湖。

公募基金留不住人,成为这个行业一直无法解决的bug:

我们从网上整理了一个私募派系表:

富国改革动力基金经理_001349富国改革动力_富国天益基金经理变动

可以看出来,并不是所有大佬都闯出了名堂,有的做的很好,有的也泯然众人。尤其是2015年出去的那一批,被股灾坑惨的不少。所以到底是平台成就了你,还是你成就了平台?这一直是个有趣的话题。

理想又值几个钱

明星基金经理干出名堂后要出走,无非几种可能性:

(1)干的不爽,老人不给机会,而挪挪窝收入更高、职位更高,跳槽的年轻人大多此类;

(2)干私募拿提成,外加一点创业小理想,奔似的老人多属于此类,动不动还会写封告别信煽个情;

(3)赚够了,归隐山林寻找自我,比如国富的张晓东离开后就去导演了话剧;

要解决这个问题,方法也有几种:

(1)简单粗暴,要么给股权,要么给钱。总之激励机制给够,一切都好说,理想可以暂时放一放,它并不值钱;

(2)搞投研一体化,去明星化。这是目前一些大公司在尝试的事情,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散户投资者就认明星就认人,听不懂你那么多高大上的投研体系,不打造明星等于自费武功。

(3)走指数化、产品创新路线。纯指数工具,指数增强,Smart Beta,争取把阿法尔beta化。一些大公司也在搞,但是目前也还没看出效果。

其实对于明星基金经理,我们一直觉得要平常心对待。以下几个现象你细品。

现象一:一个明星基金经理,通常是各领风骚一两年,能够长期保持超高水平的为数极少。通常是在光环下大量吸金后便泯然众人。这主要是由于很多基金经理靠押注某个行业或风格成名(否则怎么进得去排行榜TOP10),当风格切换,自然不是他的菜。另外规模的扩张,也会对其投资策略和管理能力提出挑战。

图:TOP20“牛基”只有一半次年能进入前50%

现象二:一个基金成功,投资者觉得功劳都在基金经理身上,一时间风光无二,难免会有点飘。于是纷纷下海奔私创业,但多年以来,能够延续辉煌的屈指可数,倒是重返公募又做的不错的不少。这主要是由于在基金公司,各种研究资源支持、信息优势十分重要,没了这些支持便会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现象三:与现象二相联系,一个明星基金,当基金经理换人后,也很容易发生风格和业绩的突变,这时候之前的业绩参考性会大大降低(包括所谓长期业绩),投资者如果盲目去追也会有风险。这个问题怎么解决,也是公募基金一直以来的老大难问题。

对于基金公司和销售机构而言,头部基金经理是稀缺资源,是宝贝,因为他们吸金能力无限;但是对于投资者而言,赚到自己口袋里的钱才是真正的钱,排名TOP1%和TOP10%的基金经理可能业绩并不会相差太多,找到适合自己风险偏好的产品,长期持有才是最终的归宿。

早点忘掉大明星吧,毕竟他们也不一定记得你。至于手里那几只基金,我准备再观察一段时间,一是看看那几位基金经理去哪儿了,二是看看基金公司会不会和投资者做进一步沟通。

北落会每周精选几场水平较高、干货较多的基金经理直播给读者,绝对比听各种股评要靠谱,敬请期待!

《医药股下半场机会在哪,新三板打新如何赚钱?| 北落推荐直播精选01期》

-En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原子财经网 » 我喜欢的基金经理走了,我现在一脸懵逼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