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明星基金经理限购?

其实去年12月份,易方达蓝筹精选已经开始限购了,单账户单日申购限制由100万降到10万最后降到近期的5千。不仅仅是张坤的基金,原兴全骨灰级基金经理傅鹏博的睿远成长价值很久以来就每日限购1000元,中间还关闭过。

其它如兴全谢治宇、中欧周应波、富国朱少醒等许多明星基金经理的产品都在限购,单日单账户限购额1千到30万不等。

▼在管规模300亿以上基金经理限购情况

其实吧,限购这件事,还是不同基金公司,不同基金经理根据自身情况决定的。好比开客车,超载了不行,人太多车速慢了老乘客不满意不行,前方有大坡司机也不敢载太多人等等。

基金经理会权衡自身管理能力、新老客户利益、市场机会、长期业绩口碑等等因素,选择是否限购。所以基金也不是想买就能买,管理人也在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卖多少、怎么卖、卖给怎样的投资者。

这么多基金限购,是不是市场风险很高了?

对于许多头部机构、头部基金经理来说,现在钱多机会少是不争的事实。那些前景明确、流动性又好的“核心资产”越来越贵,基金经理投资难度增加,自然会有各种封盘、限购。

但坦率的讲,对基金投资者而言,如果仅仅因为市场疯狂、基金限购等现象选择远离股市,选择“众人贪婪我恐慌”恐怕也是不合适的。

个人对2019年3月21日印象极为深刻,那天诞生了公募基金史上最爆款的基金,傅鹏博掌舵的睿远成长价值。基金开售不到半天,销量连破百亿大关,该基金A类份额上限50亿,结果募集总额达710亿,最终配售比例为7.03%,当时创了历史之最。

那时市场上充斥着各种声音,有人认为基民太过疯狂股市风险很大,有人拿2007、2015市场顶点的基金热销作对比,有人戏称A股可能迎来“光明顶”。但如今再回头看,睿远成长价值成立以来累计收益115.07%

和基金经理聊,我们最怕听到两句话:一句话是我来给你说说市场后面会走到多少点,另一句话是我的策略没有什么规模限制,1000亿左右估计也没什么问题。

能猜中市场的人,百无其一;而任何策略,都有其容量极限。

截止2021年1月末,已经有20家公募基金股票型+混合型基金规模超过1000亿,最大的易方达为5944亿,私募在千亿附近的,也有4家以上。

如果不限规模,哪怕不考虑一个基金公司内部,或基金经理们的羊群效应(2020年底公募基金持有A股流通市值占比达7.58%,超过了7年前2013年年中的7.38%),就只考虑一个基金经理管理的总规模,当其管理规模很大,比如500亿时,会出现两个问题。

一个问题是这样的基金不得不偏重大票。比如,即使买50只票,平均每只票也要买10亿,这样的体量,买小票进出的冲击成本太大,于是只好买大票,所以这一年我们看到基民把钱交给了基金,基金把很多质地较好的大票的估值猛烈地拉了起来,虽然原来是牛奶,也不免被迫加了水。

而且即使在目前A股万亿的日成交额上,恒瑞医药每天的交易额在40亿左右,爱尔眼科每天的交易额在20亿左右。如果市场情绪出现掉头,A股日成交额掉到4000亿、5000亿,此时若基金出现赎回,优质大票持仓太重,或不免踩踏。同时,虽然大票有日成交过百亿的腾讯、茅台,但大票毕竟只是市场的一部分,大基金不得不偏重大票,这使得基金经理难以用更丰富的持股结构表达对个票的判断,明显制约了其能力发挥。

第二个问题就是即使大规模的基金挑到了好的中小票,对组合贡献也有限。比如500亿的基金,买了一只小票5000万,这票即使涨了100%,对组合贡献也只有0.1%,这感觉就象是往1升水里掺10毫升牛奶。因此,如果投的小票不多,对业绩作用就不大,如果想找到足够多的牛奶(小票)以至于明显提升组合业绩,又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而且因为小票本身交易量有限,市场如果回调,很容易出现流动性衰竭,买的太多甚至可能出现自己杀自己的情况。不能简单地说规模一定是业绩的天敌,但一只基金规模过大,制约了策略打法,影响了业绩表达,去适度做一些限购,是值得称许的,也让投资人安心的。

虽然限购行为本身是值得称许的,但是,我也不是很明白,买基金为什么要靠抢的?公募也好,私募也好,中国优秀的基金经理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大家把一些基金抢到封盘,既有业绩因素,也可能有明星效应在里面。其实买基金,在比较了解整个基金池的情况下,明不明星不重要,买了能长期赚钱才重要。

关于明星效应,去年股票公募冠军是谁?很多人知道,是赵诣。但亚军、季军、第四名、第五名又是谁呢?知道的人可能就少了。冠军管的基金是好基金,那么亚军、季军管的基金就不是好基金了吗?千亿、百亿、爆款、限购背后,可能有些与基金质地不相关的明星光环、冠军光环在里面。

同时,很多投资者囿于时间和精力,可能仅对媒体广泛宣传的明星基金了解较多,私募里面可能只听说过景林、高毅、淡水泉等头部机构,或是2020年业绩过100%的热门新锐。公募里面可能只了解朱少醒、董承非、张坤、傅鹏博等既有长期业绩,又有一定曝光度的基金经理。所以基金投资中也出现了抱团效应和二八分化,出现了爆款和限购。

大基金很多是好的,不然也大不起来。但大基金真正性价比最好的时候,是还没上到300、500、1000亿规模时。这样的基金,现在也并不缺,只是缺少发现好基金的眼睛。

总结而言,辗转基金研究多年,现在许多事情在基金史上从未出现过。无论是基金持股的极度抱团,“核心资产”与“一般资产”的极端分化,还是居民买基金的极高热情,资金对头部机构的蜂拥追捧等等。我们不知道这是基金投资的新时代、社会资源配置的新气象,还是一个被专业机构与“核心资产”拉长了的牛熊周期,也许兼而有之。

我们无法预测前方的未知水域,但是你所守护的、所坚信的,会指引你到达目的地。

一只会在需要的时候限购的好基金,守护了业绩,也值得我们守护。

一只还没有被头部化明星化的好基金,规模适合,容易创造业绩,更值得我们发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原子财经网 » 如何看待明星基金经理限购?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