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信托到目前为止有过违约的项目吗?

随着近两年市场的大幅调整,前几年实施定增的上市公司有多家公司目前股价与当初的定增价出现倒挂,这让当初介入定增项目的机构资金退出困难,引发了一系列矛盾。

近期,在2015年百视通吸收合并东方明珠的增发事项中,参与其中的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江养老”)就出现大幅浮亏,而在长江养老背后又有中融信托的影子,其发行的中融-融投39号定增股权投资资金信托计划就主要投资于长江养老发起设立的长江金色定增一号资产管理产品,而长江金色定增一号Z终也投资于上市公司东方明珠的定增项目。截至今年一季末,长江养老金色定增一号的净值为0.3619元,中融信托·融投39号净值为0.3584元。

1.参与东方明珠定增被套中融信托-融投39号净值“膝盖斩”

统计数据显示,因监管的宽松,造富效应强烈,上市公司定增规模从2014年开始出现明显大幅扩容,融资规模由2014年的6000多亿元突破到2015年的1.2万亿元,2016年时进一步提升至1.69万亿元。就在增发市场规模持续扩展期间,杠杆资金、通道嵌套、兜底协议等玩法也大行其道,有大量机构资金参与到这个“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市场中,譬如银行等提供优先级资金,券商/基金/信托等提供通道等。

然而时过境迁,随着再融资新规和减持新规的相继出,台,A股市场自2018年以来出现了向下调整,大量基本面乏善可陈的实施定增的公司出现股价大跌,这让投资其中的机构投资人的减持节奏被打乱,进而也导致了投资人、机构、上市公司陷入互相指责中,在这其中就包括了中融信托。

公开资料显示,中融信托在2015~2016年前后发行了大量投向定增市场的信托计划,但到期后却有不少项目无法顺利退出,如投资于长江养老发起设立的长江金色定增一号资产管理产品的中融信托·融投39号。

2.东方明珠业绩持续不振,新冠疫情影响明显

融投39号的存续期原本为3年,即到2018年10月前减持并分配收益。由于减持新规等新办法的实施,参与定增的股东减持受限,长江养老金色定增一号延期至2019年8月20日,融投39号的到期日先是延期至2019年8月底,后延期至2020年5月初。

“到今年2月底收到通知,融投39号就清盘了。”投资人黄女士告知《红周刊》记者,“投入100万,5年多后,回本才34万元”。对此结局,黄女士表示很难接受。

是否似曾相识?是的,中融信托助金80号信托计划如出一辙。借壳上市成功却没赚到钱 中融信托产品被投资者质疑

3.中融信托多个定增项目退出不畅

除了在东方明珠定增项目上被套,在2015~2016年作为中融信托业务Z点的定增、港股市场业务也有很多项目无法实现预期业绩。此前《红周刊》曾多次报道中融信托发行的定增、新三板或港股IPO产品踩雷一事,如《同济堂借壳增发价倒挂,投资人、中融信托、盛世景美梦变“噩梦”》的报道中,中融信托发行的助金80号用于参加同济堂2016年定增,当时同济堂增发价为6.39元,而目前股价却只有3元左右。今年6月初,有十多位助金80号投资人赶赴北京与中融信托展开谈判。

再比如今年一季度末,中融信托成为*ST兆新的第五大股东,持股百分之4.66,接近举牌线。*ST兆新今年一季度的股价jun价为2.4元左右,目前Z新价位在1元附近,此次还曾连续十多天股价低于一元,Z低时曾至0.69元,差点面值退市。业绩方面,*ST兆新已连续两年1期亏损,2019年报还被会计师出具非标意见,董监高也声称无法保证年报的真实、准确、完整。而ZJH声明认为董监高的免责行为违背了信息披露的基本原则,并迅速启动对*ST兆新违法违规事项和董监高勤勉尽责情况的核查程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原子财经网 » 中融信托到目前为止有过违约的项目吗?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