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在操作股票的时候,是否会做T?

这取决于基金经理的投资理念是什么,操作都是基于投资方法的,所以这个问题很笼统,是说不清的,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要是涵盖所有的基金经理,那一定有做T的,但不是每一个经理、每一支基金都会做,这个要具体来分析。

这边大概讲一下吧:本质上投资就是构建一个正期望的系统,然后严格遵守这个系统来操作,对于股票来说能赚两种钱。

由于股票本质上是公司所有权,因此它的价值锚定取决于背后公司的资产价值,而公司盈利能力表现为未来比较确定的资产价值增长的体现,这两点作为股票较为确定的价值的参照物(指标上可以对标每股净资产和每股收益)。同时市场预期公司未来的发展情况可以看做是对公司较为不确定的资产价值改变的倾向,这种倾向的好和坏会给公司资产预期带来折价或溢价(指标上可以对标市净率和市盈率)。股价在市场上就是靠资产价值和市场预期共同决定的:

因此,在本质上股票投资能赚两种钱:公司资产价值提升(每股收益和每股净资产提升)和市场预期提升(市盈率和市净率相对同一份资产价值的提升)。从而构建出两种交易流派:趋势投资和价值投资。

对趋势投资来说,主要挣的钱来自市场预期的提升,也就是“炒”,它的底层逻辑是认为市场会随时反映各种消息、价值、预期,因为知道消息的人都在“用脚投票”的操作,那么就要关注价格变化、成交量变化等情况,只要市场出现某种信号,那就意味着市场预期情绪的变化,就要跟随这种变化的趋势来严格操作,及时止损,获利止盈。只要保证系统的正向期望(例如设计的信号形态的概率能保证止盈的利润一定比止损高),然后分散品种保证整体期望不会被极端行情打破(这点在股票上不好操作,因为股票倾向于同涨同跌,股票一般遇到震荡行情都是空仓等待居多),长期以往就能赚到设计的趋势系统期望值的收益,这种收益主要来自对手盘的操作,因此赚的是预期的钱。如果基金根据这种方法来操作,那么自然做T是家常便饭,对于基金经理来说,只要规模不是十分庞大、操作不会大幅影响股价、改变的仓位符合基金自身的条款,那么短期执行某种策略改变仓位做T都是正常情况(某些基金一个季度换手率能达到1000%以上)。

对于价值投资来说,主要挣的钱来自公司价值的提升,它认为市场不一定总是有效的,一些企业会被市场预期看走眼,从而错杀。这种投资方法会更在意企业本身的经营、业绩、估值等,这种方法会在低估区间买入未来大概率经营好的企业(这个“低估”是相对未来低估,不仅仅是看看市盈率市净率或是算算自由现金流折现,而是要看经营、成长等)。不同于趋势投资的正向期望取决于信号系统的设计,价值投资的正向期望来源于组合投资,也就是买入一批好生意的企业,不求谁大富大贵,而是概率上这批好企业就是比平均、比指数强,那么赚钱就是一定的。长期以往这种方法就能赚到选股选出来的企业低估区到高估区的成长差价。对于这种方法的经理,自然做T就会很少甚至就是“傻”拿着不操作,因为这种系统认为行情不可预测,择时犯错的概率更大,卖飞了会造成更大的损失,同时有的基金盘子太大了,做一些择时操作很可能会大幅影响股价,因此这种经理都会倾向于少操作(某些基金一个季度换手率甚至低于30%,这30%很可能还是买入赎回造成的)。

当然,您可能会想,有没有人结合两点都做?两份钱都挣?这一定是有的,但是这是少数中的少数、高手中的高手才会这么操作,从我国公募基金的收益率来看,可能不存在这种经理或真正做成功的、掌握这套能力的人已经不干公募基金了。

原因是这两套系统的操作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相反的。对于趋势操作来说,它出现信号就要严格执行,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出现信号的时候趋势已经形成,是在“追涨”,止损的条件也是在“杀跌”,而对于价值派来说,低估区建仓很可能是被市场错杀了还会更低估,因此更倾向于左侧交易,会选择越跌越买,而不存在“止损止盈”这一说,价值派只会在公司经营核心基本面彻底反转或极端高估时直接清仓;而如果按照趋势法来操作,很可能到趋势的买点后已经不便宜了,会影响价值投资自身的体系,同时价值派不止盈止损也会影响趋势派的操作。由于两者的正期望系统设计完全不同,因此要融合起来很难,很可能融合后反而收益下降还不如遵循一种方法。

但是,这两种方法也是有互相影响的,例如趋势派很多都会去做“龙头”,因为“龙头股”的业绩相对稳定,资产价值带来的提升犹如一直在牛市中操作,即使失误也会被长期的上涨趋势掩盖和弥补。对于价值派来说,很多价值派会在建仓和换股、再平衡的时候选择分析技术指标来操作,从而提高买入的性价比。

至于最后的问题,基金的净值怎么来的?很简单,今天所有资产总和的具体盈亏比例减去基金应付的一些管理费等费用后就是净值的变化比率,也就是您说的按照当前的总收入来计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原子财经网 » 基金经理在操作股票的时候,是否会做T?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