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中石化巨额亏损跌幅 6%?

不论是曹山石还是名为《中石化原油交易巨额亏损或因Zero Collar策略》这篇朋友圈疯传的文章,都是在猜测他们的仓位,然而没有看过他们的账户流水媒体就敢冒然分析和褒贬了吗?

文中说是买入看涨期权的时候又卖了看跌期权,有点金融常识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个组合是双重看多,文中“可能是”这样的措辞充分表明目前只是推测他们是这么做。最早由曹山石爆料,然后大众舆论就基于他的一段话截图开始分析。其实曹磊的消息不都是准的,跟风者以那个截图为前提进行了后续大量的推演和延伸讨论。

这么大的企业是不会大比例投机的,对于产业链相关企业对冲方案的设计,知乎鲜有讨论。期货话题下霸屏的都是如何提高投机技巧。只能说普通百姓接触不到前者的业务,蟪蛄不知春秋。中石化这样的巨头,理论上必然是结合自己的现货贸易情况来操作,期权卖权更是依赖于备兑,必然和期现货价格波动同时监控。套期会计处理也是以期货和现货统筹核算。目前看中石化栽在期权上概率确实很大,但绝对不可能是上文的那种投机模型。有一些期权业内人士认为是展期期权(extendible option,期权的期权)惹的祸,风险成倍放大,这我们也不能下定论,最好等待后续更多的调查和信息公开!

难得能看到一些不瞎延伸的分析。“路过银河”在华尔街见闻上写的《中石化炒原油炒亏了?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比华尔街官方号在本回答下的答题强。他分析联合石化陈波从个人履历来说没有什么问题、是业内资深专家,作者认为中石化最大的问题在于天量存货。

据中国石化2018年三季报数据,公司的存货达到了2014年以来的最高值,金额超过2100亿元,距离2014年的2300亿存货只有一步之遥。要知道,2014年时的国际油价超过120美元。

三季报的出具时间点是9月30日,当时WTI原油价格超过70美元,中国石化的存货金额也在非常高的位置。其中有一半是原材料,根据中石化的主营业务,我们可以推测这些原材料绝大多数是原油。

据公司历年财报,存货周转率大约在30天左右。

可以等效的认为,公司的存货从采购到加工成最终产品卖出,大约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整个四季度,平均每月下跌的金额差不多是10美元,降幅大约15%左右。

粗略计算,这2000亿的存货,光价格就跌掉了300亿。体现在2018年的年报上,就是300亿的存货跌价准备。

据公司2018年三季报披露,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758亿。

而四季度的原油交易损失和存货跌价损失,可能就要吃掉公司前三季度一半以上的盈利。

既然中石化有接近历史记录的天量库存(对库存做空保值是最大需求),那曹某和那篇科普zero collar的文章认为、中石化是巨亏于期权双重做多,显然不合逻辑。即便对未来的采购用买入保值,头寸也会和一个月的采购计划相匹配,不可能用赌行情的心理超额配置。

不做衍生品是不可能的,对冲风险对大型国有企业来说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必要,妖魔化期权大可不必。股民因股价下跌而愤怒,2015年股灾是众口一词怪罪股指期货,现在巨额亏损的替罪羊又成了期权,这些工具你看做菜刀,用来切菜还是砍人,背后是决策的问题,我们切菜还会时而切到手指呢。平心而论,我是真心希望中国也能诞生高盛、大小摩这样的顶级投行,中石化旗下负责境外业务的联合石化就不用把巨额业务交给外资投行做。想象一下,它和国内xx证券合作,xx证券狠捞了一笔,或者交易对手——中国的对冲基金狠捞了一笔,前者对国家来说是左手倒右手的区别,后者对中国来说至少肥水不流外人田。领导们意识到这一层却囿于很多更深层面的路线/Ti制问题,无法让中国的金融机构拥有最强大的国际竞争力,实属悲哀。

这件事的遗毒会远超我们想象,怕是根本不会刺激国企快速补上衍生品方面的短板,反而加深其他国企高管对衍生品的恐惧感,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在衍生品应用上全面战略收缩,策略停止研发。甚至连基础期货套保都不做了(许多地方的国资委确实是一刀切不让做)。长期后果自然是中国国企抗击风险和稳定盈利的能力大幅降低,与国际资本多维度博弈的实战经验缺失。中石化尚且如此,其他国企目前更是肉鸡,更倾向于在国内甚至省内守好一亩三分地。

这件事,一句话总结,锅是中石化背,羊毛出在所有人身上,但衍生品还得继续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原子财经网 » 如何评价中石化巨额亏损跌幅 6%?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