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知识 > 美国科创板上市后走势(美股公司要来科创板上市)

美国科创板上市后走势(美股公司要来科创板上市)

日期:2021-07-17 23:47:55

光伏已成为我国主要的战略新兴产业,是“碳中和”及经济高质量发展长远目标下的主要替代能源。


经过多年发展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光伏发电/用电第一大国,全球第一大光伏硅片供应商隆基股份(601012.sh)也诞生在中国,成为A股资本市场的中坚力量,最新市值已经达到4809亿。


中国是世界上发展光伏的一片良土,更是全球光伏产品供应商的必争之地。


目前,中国光伏产业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上游硅料、硅片,中游组件、逆变器,下游电站、储能等领域都已出现国内乃至全球领先的企业。


在这种背景下,一直立足海外,总部位于加拿大的全球知名光伏组件供应商阿特斯太阳能突然盯上了中国资本市场这块乐土,要分拆旗下子公司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至A股科创板上市融资40亿,但在上市前夕却突击分红超8亿。


除此之外,阿特斯阳光在之前赚钱的时候没想起来A股上市,在今年一季度业绩亏损之后才想起来A股融资扩张产能。


然而,由于光伏发电存在间歇性等特点,国内光伏产能一直存在消纳能力不足的问题。自2017年之后,国家在推动光伏行业补贴退坡的同时,还明确推动国内储能发展以解决光伏消纳问题。


另外,就公司财务状况而言,高负债一直是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面临的一大问题,负债率长期高于70%以上,但公司母公司加拿大阿特斯太阳能却少有负债,似乎是母公司有意将负债转移到子公司身上。


更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上市的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主要股东、管理人员、实控人均为外籍人士。


原材料持续涨价,全年业绩面临亏损


受新冠肺炎疫情及全球对光伏产业补贴回暖的双重影响,2020年下半年以来光伏下游产品需求爆发,全年装机量达到48.20GW,创近三年新高


特别是去年四季度的最后一个月,是户用光伏补贴截至的最后一个月,所以都在拼命安装户用光伏以赶上国家补贴,仅12月份就装机23.30GW。抢补贴的劲头过去后,光伏装机量骤降,今年1季度累计装机量才5.56GW,但同比去年同期仍增长了39%。


在国家的大力补贴下极大的刺激了光伏终端产品的需求,但由此带来的矛盾是,光伏上游硅料、硅片的产能跟不上下游组件的需求,从而导致上游硅料、硅片、光伏玻璃以及铝等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


阿特斯阳光集团招股书显示,硅料价格从2020年中至年末涨价超50%,光伏玻璃、铝边框等辅料价格上涨也在50%-80%不等。


(数据来源:兴业证券研报)


而另一方面,随着光伏技术及光电转化率的提升,以及国内加快推进光伏发电平价上网,近几年光伏发电的成本得到大幅降低,从而也带动光伏电站建设成本和度电成本大幅下降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招股书截图)


由此,对于处于光伏中游环节的组件厂商将面临一种局面,材料采购端价格不断上涨、销售端产品价格有下降趋势。


在这种由下游需求倒逼上游材料产生供需不平衡的时候,中游组件厂商不但不能将材料涨价成本转嫁到下游,还要受到下游成本降低趋势压低产品售价的压力,从而即便是全球数一数二的组件厂商也不得不面临亏损局面!


根据阿特斯阳光集团招股书披露,2018年-2020年均实现盈利,分别实现净利润19.4亿、17.5亿、16.23亿,呈明显的下降趋势。但到今年一季度,随着上游材料价格的持续上涨,母公司阿特斯太阳能一季度录得亏损5267万美元


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公司整体仍将亏损,2021年全年业绩也可能出现亏损。


实际上,除了原材料涨价压力外,由于公司超过80%的收入都来自海外,还受到自2020年二季度以来全球海运价格持续上涨的压力,从而进一步压缩公司业绩。


因此,对于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来说,经营业绩还要看本轮原材料价格及海外运价上涨的幅度和持续时间等不确定性因素。


光伏消纳能力不足,扩产产能如何消耗?


随着光伏装机量及应用规模的不断扩大,光伏发电存在的间歇性、出力不可控等特点,导致光伏发电面临消纳能力不足的问题


比如,目前我国部分集中式光伏电站建设地区存在地区电网输送能力有限、当地用电负荷不足等问题,导致新增发电量无法通过现有电网消纳,集中式光伏电站不能满负荷运行。


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西藏、青海、新疆等地区光伏发电利用率均低于95%,2020年西藏光伏发电利用率仅为74.62%!


为了解决光伏发电消纳能力不足的问题,早在2017年国家就出台政策要求促进储能技术和产业发展,而隆基股份更是联合其他组织提出建筑光伏一体化(BIPV)的分布式光伏解决方案,而国家近期也针对BIPV发布通知做出明确要求。


据机构分析BIPV的实施或带来万亿市场空间,但这种分布式光伏方案实施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更不能忽视国内光伏消纳能力不足的事实,任何新增产能都应该打一个能否有效消耗的问号!


此次,阿特斯太阳能将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分拆至科创板上市,拟募资40亿,其中26.5亿用于产能配套及扩充、1.5亿用于嘉兴研究院的建设、剩余12亿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招股书截图)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的主要业务集中在光伏电池组件环节,2020年来自组件的销售收入占比超过80%。但此次上市它却以布局单晶产品产能为由,分别建设10GW拉棒和10GW硅片项目,并为此拟募资13亿,向上游延伸布局。


同时,公司还要募资13.5亿分别扩建年产4GW和10GW的光伏电池组件。若不考虑单晶产品产能,项目投产后可为公司增加累计年产14GW的组件产能。然而,新增产能真的能有效消耗吗?


据公司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公司组件有效产能为13.12GW,近三年产能增加72%。2020年,公司自产及外协生产组件11.27GW,近三年总产量增加69%;组件销量方面,2020年组件合计销量11.12GW,近三年总销量增长89%。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招股书截图)


以此来看,公司产能利用率、产销率均未达到满产满销状态,考虑到公司组件销量的快速增长,似乎确有扩产必要,但拟募资合计14GW的组件产能是当前有效产能的一倍多,产能达产后如何有效消耗?


招股书介绍,两个拟募资组件扩产项目预计建设期分别为16个月和18个月,也就是,18个月后公司组件总产能将达到27.12GW,假设公司销量继续保持每年约3GW的增速,18个月后公司销量最多也只有19GW,对应产能利用率只有70%左右,且未来公司组件销量能否继续保持高增长还是未知数。


高负债下面临大量法律诉讼


说来也是挺有意思的,一家从事光伏清洁能源产品组件开发的企业,却因污染问题被行政处罚,其中2018年1月24日因为超标排放废水被阜宁县环保局罚款191.38万。


当年8月又因生产现场未设置安全警示标志被阜宁县应急管理局罚款2万。


近三年公司境内子公司受到10项行政处罚,而境外子公司也受到7项行政处罚,这些处罚涉及环保、税收、违建、安全不规范、海关等多领域问题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招股书截图)


除了生产经营等被行政处罚外,公司还因致工程履约问题被诉至被告席,其中多以公司未按期完工被要求赔偿违约金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招股书截图)


公司多次未能按期完工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这或许与公司长期保持较高的负债率有关。


根据公司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公司总资产292.21亿、总负债196.72亿,对应负债率67.32%,2018年和2019年的负债率分别为79.75%、74.14%。其中,2020年货币资金88.26亿、短期借款39.84亿、长期借款10.33亿。


看起来公司并不缺钱,88.26亿的货币资金占总资产的比重达30.20%,但公司债务负担较重,2020年应用偿还债务的现金流出就高达109.07亿!


实控人加拿国籍,曾突击分红超8亿


最近两年来A股IPO的公司很奇怪,个个都说自己缺钱、产能遇到瓶颈要扩产、要募资,但几乎每一家来IPO的公司都在上市前夕搞突击式大笔分红,而此次准备科创板IPO的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也不例外,一边说自己缺钱要募资40亿,一边又在去年11月大手笔分红8.48亿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招股书截图)


截至目前,加拿大阿特斯太阳能持有公司74.8691%股权,以此计算,这8.48亿的分红有6.3亿被控股股东加拿大阿特斯太阳能拿走了


而控股股东加拿大阿特斯太阳能是由归国太阳能专家瞿晓铧博士于2001年创办,2006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他持有美股阿特斯太阳能23.10%股权,该公司最新市值28.3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拟科创板上市的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是加拿大阿特斯太阳能分拆出来的子公司,也是由瞿晓铧实际控制的公司。


资料显示,瞿晓铧为加拿大国籍,清华大学学士,现任公司董事长;其妻子张含冰也是加拿大国籍,上海师范大学学士,曾拥有加拿大证券从业资格和股票期权交易证书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招股书截图)


不仅如此,公司主要股东及董监高管理人员均为外籍人士。


基于以上事实,有必要问一句,是不是最近两年A股试点注册制之后,A股的融资太好拿了,才有那么多公司急着来A股上市融资?


至于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科创板上市募资扩产后,是否就能解决目前所面临的亏损、高负债、多诉讼等问题,也还是未知数!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