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违规增持股票限制(违规增持的法律责任及应对建议)

股东违规增持股票限制

加入微信信公董办交流群(infaithjinjin),看更多精彩干货!

一、背 景

《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下文简称“《证券法》”)、《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下文简称“《收购办法》”)都明确规定增持达到特定比例需要履行报告、公告及“慢走规则”的义务。如持有上市公司5%股份时应报告并公告,同时在此期间内不得买卖公司股票。违规增持不仅违背了证券市场的三公原则,还有损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更有可能涉及内幕交易。市场上因增持未履行报告、公告义务及未遵守“慢走规则”而引起增持者与上市公司或控股股东之间的纠纷案例较少。

近些年比较引起关注的是王斌忠违规增持上海新梅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上海新梅”)股票案及一致行动人胡彪、胡波违规增持西藏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西藏旅游”)股票案。本文在规则的基础上结合上述案例介绍违规增持的核心问题及提出应对建议。

二、违规增持中的民事责任相关问题

>>>>违规增持股票的权利是否应被限制?

在上海新梅案中,原告为上海新梅的控股股东上海兴盛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兴盛公司”)诉请,被告持有新梅公司股票期间均不得享有股东权利,包括但不限于表决权(提案权和投票权)等各项权利或权能。

法院最后观点归纳为:《证券法》第213条规定:“……并处以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在改正前,……不得行使表决权”。根据上述条款的规定,责令改正的是行政职权范围内的事项。本案中,监管部门已经认定,后被告王斌忠缴纳罚款50万元,并和一致行动人发布《上海新梅置业股份有限公司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补充披露)》。

因原告以被告违法交易行为自始无效及各被告尚未完成行政处罚责令改正事项为由,要求限制持股被告行使股东权利及处分股票权利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违规增持的交易行为是否有效?

原告为西藏旅游的控股股东国风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国风公司”)诉胡彪、胡波一案中诉请,胡波、胡彪自2015年7月15日所持股份达到5%时点之后购买的西藏旅游股票的行为属无效民事行为。西藏市中院认为:胡波、胡彪持有超出5%的股份的效力问题属于双方当事人的争议事项,且一方当事人诉请法院做出司法裁决,故此项属于司法未决事项,其效力在无相关机构确认的前提下,应当需进一步进行司法审查,因此认定为效力待定并无不妥。

兴盛公司诉王斌忠一案中原告兴盛公司诉请账户组持有新梅公司股票首次达到5%之日起,各被告购买新梅公司股票的交易行为无效。

被告抗辩称:被告系因违反了证券法第86条关于信息披露的相关规定而被证券监管机构予以行政处罚,该规定在性质上属于行政管理性规定而非效力强制性规定,故被告的违规行为依法并不导致交易行为无效。

《证券法》第120条规定:按照依法制定的交易规则进行的交易,不得改变其交易结果。被告以集合竞价的方式买入新梅公司的股票,符合股票交易规则,交易结果不应予以改变。如确认被告买入行为无效,将产生各被告根据法律规定进行无效返还的后果,而在公开集合竞价的证券市场上,要求被告将已买入的股票返还给相应的出售方并收回股票买入价款是不现实的。

法院最后认为:监管机构认定的事实,被告王斌忠通过集合竞价的方式购买的股票,其交易方式符合交易规则根据《证券法》第120条中的规定:按照依法制定的交易规则进行的交易,不得改变其交易结果。由此可见,违规增持的交易行为是有效的。

上海新梅案中法院认为违规增持的交易行为有效,西藏旅游案中法院认为是效力待定,因效力在无相关机构确认的前提下,应当需进一步进行司法审查。如果按照这个观点,证券市场上所有交易都是效力待定,这不符合证券交易的特点,而且认定交易行为有效与1993年证监会认定的“宝延风波”中违规增持系市场行为相符。

证券交易系在证券交易所以集合竞价、自动撮合方式进行的交易,涉及众多证券投资者,且交易对手间无法一一对应,如交易结果可以随意改变,则不仅会影响到证券交易市场秩序,还会涉及到众多投资者的利益。

同时结合《证券法》第120条中的规定:按照依法制定的交易规则进行的交易,不得改变其交易结果。对交易中违规交易者应负的民事责任不得免除……。即使证券投资者在交易过程中存在违规行为,只要其系根据依法制定的交易规则进行的交易,交易结果仍不得改变,同时交易行为确认有效并不等同于违规交易者对其违法行为可以免责。

>>>>违规增持损害了知情权、控制权及反收购权?

本文中两个案例都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作为原告提起诉讼,西藏旅游案中诉称被告的违规增持行为损害了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的权益并要求被告向西藏旅游承担最低500万元的赔偿责任,由于西藏旅游案是在一审时达成调解,此问题没有在司法层面得到正面回应。

上海新梅案中诉称被告损害了上市公司各股东的知情权、交易选择权,且严重侵害了原告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和反收购权。此案中认定了违规增持行为损害了股东的知情权和交易选择权,法院认为:被告违规增持行为,的确侵害了包括原告在内的广大投资者的知情权。根据我国现行《证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对于因违反信息披露义务,侵害了投资者的知情权及交易选择权的责任主体,其应对遭受损失的投资者承担民事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此案中法院否定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享有控制权,法院认为:所谓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仅表现为投资者根据其投资比例依法享有的对公司管理事务表决权的大小,并非控股股东依法所应享有的法定股东权利。况且,为防止控股股东滥用控制权,我国《证券法》及《公司法》均规定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应对公司承担相应的忠实、勤勉的信义义务。据此,本院不予采纳原告主张。

同时法院否定了反收购权,法院认为:因反收购措施权利归属的认定是原告该诉讼主张是否依法成立的首要前提条件。对此,法院认为,反收购既非法律概念,亦非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一项法定权利。我国《证券法》、《公司法》以及中国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中均未赋予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享有反收购的法定权利。因此,任何证券市场主体均不享有原告所主张的所谓法定的反收购权利,而目标公司管理层也只有在为维护公司及广大股东合法利益的前提下才可以采取合法的反收购措施。现原告以新梅公司控股股东的身份提起本案诉讼,主张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其反收购的权利,该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三、违规增持的行政责任

>>>>行政处罚有何依据?

上海新梅案,宁波监管局认定王斌忠违反了《证券法》第86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193条所述之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责令王斌忠改正违法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50万元的罚款。西藏旅游案,安徽证监局认定胡彪、胡波在违反了《证券法》第86条,构成违规增持行为,依据《证券法》第193条对胡彪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50万元,对胡波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

结合上述案例,对违规增持的行政处罚适用的是《证券法》第193条,《证券法》未单独设置条款对违规增持进行处罚,而是将违规增持的行为含括在未按规定履行信披的法律责任条款之中。

>>>>何为改正违规增持行为?

《证券法》213条中规定:在改正前,收购人对其收购或者通过协议、其他安排与他人共同收购的股份不得行使表决权。但是对于“改正”范围存有争议,一方认为改正应包括补充信披义务及在规定期限内出售违规增持的股票是基于以下因素:报告的补充只是还原当时违规增持的过程,并无法消除违规增持的结果;信息披露具有时效性,未在规定的时间内披露就已经失去意义,而且违规增持案件中补充披露都迟延较久;出售违规增持的股票在操作上并不存在任何的障碍;改正的只能是补充履行信披义务,对于“慢走”如何改正呢?如果无法改正“慢走”,即使补充履行了信披义务,那也不是完整意义上的改正。

西藏旅游案中,原告诉请中有要求胡彪、胡波在二级市场抛售2015年7月15日购买并持有西藏旅游公司股票超出发行股票5%的部分,但是最后本案调解结案。

上海新梅案中,原告诉请要求强制被告王斌忠抛售2013年10月23日当日及后续购买并持有的新梅公司已发行股票(即超出5%部分),最后此诉求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

结合司法判例及现有的《证券法》第213条及《收购办法》第75条的规定,目前违规增持的改正即补充相关信息披露义务即可,而无须抛售违规增持的股票。

>>>>违规增持的成本有多大?

雏鹰农牧控股股东侯建芳违法减持,于2015年12月被罚款1580万元;美盈森第一大股东王海鹏、第二大股东王治军存在超比例减持未披露以及限制转让期内减持行为,两人分别被处以1800万元、1240万元罚款。而违规增持的案例中,王斌忠、胡彪、胡波分别被处罚的金额为50万、50万、40万元。

违规减持的处罚依据为《证券法》第204条:……并处以买卖证券等值以下的罚款。……。违规增持的处罚依据为《证券法》第193条:……并处以三十万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的罚款……。通过对比发现,违规减持最高可处以买卖证券等值以下的罚款,而违规增持顶格行政处罚金额为60万,导致上述差别的重要原因主要是增减持对市场的影响程度及大的股市背景及法律规定。

四、应对违规增持的建议

受限于现行的规则体系,违规增持行为,往往只是遭到监管部门的通报批评、公开谴责或者顶格6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且尚未有因违规增持而赔偿的司法判例,与承受这些处分、处罚相比,违规举牌在二级市场却收益颇丰:要么有丰厚的投资利润,要么在上市公司控制权争夺中占据先机。

面对违规增持者,上市公司管理层及控股股东可采取如下措施:

(一)事先准备反收购措施,如在公司章程中制定交错董事会、提高董事任职资格、概括性授权公司董事会实施反收购措施、限制违规股东表决权等条款;

(二)事先的预防,每月整理股东行为分析报告,及时关注敏感股东及可能存在的一致行动人增减持公司股票的情况;

(三)若发现股东存有违规增持行为,公司应及时与其沟通或准备相应的材料向监管机构举报要求其改正。在沟通中及改正前,公司有一定的缓冲时间来采取措施应对违规举牌者;

(四)违规者在拒绝改正前,其违规增持的股票相关权利应当受到限制,公司可以限制违规增持股票表决权(提案权和投票权)等权利的行使。

— End—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文章来源:信公咨询市场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原子财经网 » 股东违规增持股票限制(违规增持的法律责任及应对建议)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